梦中的家乡阿拉善

梦中的家乡阿拉善

(马莹  贝儿、贝霖妈妈)提起中国,人们首先总是会想到雄伟蜿蜒的万里长城,古老庄严的紫禁城和历史悠久的华夏文明。我的孩子们,今天妈妈想和你们说说我的家乡——阿拉善,一个坐落于西北沙漠戈壁边的非常特别的小镇。

 

阿拉善地处于内蒙古自治区的西部,与宁夏、甘肃毗邻。阿拉善盟周围丘陵相连,群山环抱。东部有贺兰山,境内有巴丹吉林、腾格里、乌兰布和三大沙漠。住在沙漠周边的牧民饲养了很多号称沙漠之舟的骆驼。阿拉善西北部的额济纳旗植被颇有特色,金秋十月大片的胡杨林,近年来已成为中国著名的旅游风景区。戈壁滩,沙漠,骆驼,贺兰山,胡杨林,形成阿拉善独特的自然景观。

 

阿拉善的最大特点是地广人稀,27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(大概是瑞典面积的一半以上),居住着26万人。在内蒙古自治区12个盟市中,面积最大,人口最少。在阿盟,汉族、蒙古族、回族、满族等各个少数名族,和谐地在这片宁静的土地上自由地生活着。他们用各自不同的方式传承着自己的语言文化,享受着自己美好的生活。在我的记忆里,我们不仅每年庆祝春节、端午节、中秋节等中国传统节日,还会在清真寺庆祝我们回族穆斯林的古尔邦节和开斋节。当然最热闹的是一年一度蒙古族的那达慕大会,我们会欣赏蒙古族的赛马、赛骆驼和摔跤等各种比赛,还会参加学校组织的大型的歌舞表演,载歌载舞欢庆那达慕盛会。

 

上学时候,最令人难忘的就是学校组织的那些春游和秋游活动。有时,老师会带着我们会一起去沙漠里探险。你们知道吗,在沙漠里行走,是一件非常吃力的事,可在沙漠里做游戏那可太有趣了。爬沙包、丢手绢、打排球……会让我们乐不思蜀。等玩累了,大家就在沙子里挖个大坑,分组生火做饭。吃饭时,谁要只顾低头吃,不护着碗,一阵风吹过,谁就得米饭和菜拌着沙子一起吃了。

 

等上了中学后,有时同学们相约一起去爬贺兰山。爬到山顶,我们一起对着远处的群山放声大喊,再聆听对面的山用回声遥相呼应。不论是站在无垠的沙漠中,还是气势磅礴的山顶,都会深切感受到大自然的恢宏和我们人类的渺小。徜徉在这大天大地中的生活,我们年少的心也犹如天空中展翅高飞的雄鹰,渴望去感受世间的一切。

 

记得小时候,住在阿拉善的人家,都会养一些动物。在奶奶家的院子里,经常会见一只昂首挺胸、趾高气昂的大公鸡,带着一群母鸡悠闲地散步,仿佛它是这院子里的国王。有一次,我淘气地用小石子打了一只母鸡,结果被那只大公鸡满院子追着跑,它速度飞快,想跳起来啄我。奶奶听到我的尖叫声连忙打开门让我进屋,我这才躲过“敌人”的追赶。姥爷家羊圈里有群时刻在咀嚼的山羊们,仿佛有着吃霸天下的劲头。淘气的弟弟们有时拿试卷纸喂山羊,羊儿们也会嚼得津津有味。邻居家还养狼狗看家护院,那条大狼狗一见生人进院子,就开始咆哮,让人心惊胆战。我的孩子们,你们现在知道了,妈妈为什么有些怕狗,我们家里不太想养狗了吧。

 

家乡的生活虽然丰富多彩,可我一直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好奇。看见电视里繁华的都市,形形色色的事物和举止优雅的人们,心中就一直有个念头,想去看看远方的世界。高中毕业后,妈妈第一次出远门,到哈尔滨上大学。大学毕业后,又兜兜转转,去过很多地方:冰天雪地的东北,繁华时尚的北京、四季如春的昆明……后来,来到遥远的北欧,最终决定在斯德哥尔摩定居。十几年来,我慢慢习惯了这里的生活,熟悉了这里的一切。孩子们,尽管有你们的陪伴,可闲暇时、独处时,我时常会想起阿拉善,想念生我养我的故乡。

 

2019年的夏天,我带着小女儿回了趟阿拉善,那是我离开家乡19年第一次用心停留在这里,而不是以往那种匆忙的探亲之旅。我和贝霖安静地陪着你们的姥姥姥爷,足足在家乡住了六周的时间,重温儿时的记忆,饱尝家乡的美食。

 

巴彦浩特镇变化很大,高楼大厦林立,街道宽敞整洁,公园时尚漂亮,乡亲们依然淳朴热情。有天清晨,我们在公园里偶遇了一个帅气的蒙古族男孩,他主动为大家跳了一曲蒙古族舞蹈。我在那个孩子眼中看到了闪亮的星星,那是植根在阿拉善人血液里热情顽强的生命力。广场上马头琴声悠扬,人们载歌载舞。最难忘那次大漠之旅,赤脚踩在松软的沙子上,心中依然升起对自然和生命的无限敬畏。人类尽管渺小,却有着无限恢宏的生命力去绽放,和无尽的勇气去改变世界。

 

在瑞典的每一天,我们都和这个城市所有的人一样,认真努力地工作生活学习。但我心中依然有一片自由广袤的天地。希望我的孩子们安住在妈妈心灵的天地中,自由自在无拘无束,再逐渐通过自己的努力,找到点燃生命的热情,塑造美好的心灵。不久的将来当你们能展翅高飞的时候,我会目送你们的背影离开,祝福你们在创造自己理想世界的路上披荆斩棘。那个时候,希望我们有机会,能再一起回到妈妈的家乡阿拉善,欣赏无垠的沙漠和戈壁,登上巍峨的贺兰山远眺,用心感受苍天圣地阿拉善的无尽魅力。

About the author

管理员 administrator